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编辑:登入bodog/bianji12019-06-13 21:25:12问题肌肤
字体:
浏览:
文章简介:  氧叔身边经常有女孩子为自己不够“美”、甚至觉得自己丑而自卑。这些个鲜活的个体因为外貌焦虑陷入一种困顿,而简单地将其归结于不够自信这些形而上,在氧叔看来

  氧叔身边经常有女孩子为自己不够“美”、甚至觉得自己丑而自卑。这些个鲜活的个体因为外貌焦虑陷入一种困顿,而简单地将其归结于不够自信这些形而上,在氧叔看来是不负责任的“流氓”式结论。那她们真的是“丑”吗?这个丑的标准或者说纠正方式又是什么呢?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我们先来看看“丑女”是怎么被定义的,丑女无非指的是相貌丑陋的女性,但有时也会被人们用来作为攻击品质恶劣女性的武器,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选择用“恐龙”之类的词代替。这是来自外界的设定。如今恶俗反女权的所谓“颜值打分等级”,实际上也惯性助长了这一点。

  (“颜值打分”)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在这个颜值等级制度里,丑女就是那些“皮肤发型糟糕”、“五官车祸现场”等形容词的综合。对比下影视剧中常见的“丑女”形象就能理解,之前翻拍美剧的《丑女无敌》女主就是一个典型。

  (李欣汝饰演的丑女“林无敌”)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“丑女”套路几乎是约定俗成:肥胖臃肿的体型,肤色是没有精气神的土黄,龅牙、雀斑、眼镜“扮丑”三利器不可缺少,即使上妆也属于丑化版的“浓妆艳抹”,加上明显没有打理痕迹的发型、滑稽落伍的穿搭,神态以及口音的“不够优雅、女性化”的把控,这些元素共同将其形象推向一种类似“黑色幽默”。周星驰电影里也常见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(《食神》中莫文蔚扮相)

  (《少林足球》中赵薇扮相)

  那么现实生活中,不幸中了氧叔说的这几点的女孩子,就很难不被传统主流审美拖拽到“丑女”的牢笼里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而丑女逆袭更是一个屡试不爽的能轻易挑拨起大众神经的“逆袭”梗,看看丑女们的前后对比,无非是三点:第一,骨骼轮廓上的关键——颌面,大部分是牙齿问题;第二,减肥瘦身,减少油腻感;五官更清晰更有存在感,眉眼漂亮的放大眉眼,鼻子优秀的突出鼻型;第三,服装、发型乃至表情管理,美女的“氛围”要到位,美人从来需要“自知”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(韩剧《她很漂亮》女主变身前后,图源网络)

  (左为《求爱上上签》中的张柏芝)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离开了“脏乱差”,即很大程度已经脱离了“丑女”的困境,然后合适定位的风格稍微一衬托,丑女的改造就完成了。戏剧性的是,丑女“无敌”李欣汝也扮演过经典神话美人“嫦娥”一角,从两个角色的惊人对比中也能寻摸出所谓“丑女”向美女进化的一些思路。

  (李欣汝饰演“嫦娥”一角)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抛开女明星的颜值基础,这一点对大多数的普通女性也是如此:方向很清晰,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找到正确的路,或者说有这个改变的意识。只学到皮毛也很可怕,消化不好那就很可能瞎折腾,看看那些整容脸、整坏的女明星们就知道了。别人是离美更进一步,而你是倒退。

  (放张檬放习惯了哈)

  但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,这一类“丑女逆袭”在氧叔看来,是向主流审美的妥协,或者说是已经适应并主动成为了这个审美体系的一部分,她们接受了大众的审美标准、应用了这一标准、也验证了这一标准。整个过程下来,是一种温和的审美演变,是一场审美的“光荣革命”,没有打破人们的认知,也没有构建新秩序。平衡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但有制度就有平衡,有平衡就会被打破。丑的定义与标准推翻之后,那还是丑吗?这就是氧叔想谈的另外一种可能。在这个讨论范畴里,所谓的“丑”就是转化为稀缺资源的关键。与主流审美中的“标正”背离的类型,常见于超模与文艺片女主。谈到这儿,戴文青木是其中不能越过的一位。

  (戴文青木)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她的脸甚至会让你不安。短圆的娃娃脸结构,下巴很尖;五官比例算是端正,形状却极尽反叛:眉眼自带冷感与不屑的情绪,这与她一定的上睑下垂带来的“遮瞳”有关;鼻子短,鼻梁也歪;唇型是点睛之笔,下垂且深的嘴角将叛逆演绎到极致;满脸雀斑更是增加了荒诞感,带来极大张力,也将这张脸的故事性推向高潮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被时尚圣手老佛爷奉为缪斯的“最爱超模”(官方身高168cm)戴文青木,成功的原因除家室之外,她的这张脸就是她最大的资本。时尚需要想象、更需要容纳想象的载体,而她就是最合适的容器。所以她成了不可复制的传奇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日后的许多超模都有着戴文青木的影子。国内新生代超模贺聪、雎晓雯、春瑾等走的都是戴文青木玩剩下的路子。宽眼距、娃娃脸、看似有些刻意讨好西方印象的东方细眼皮五官都给她们带来一种“异形”美感。

  (从上至下:贺聪、春瑾、雎晓雯)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以及这种类型国模的鼻祖吕燕,在她的脸上,单纯的“美丑”显得单薄肤浅,她的价值更在于这张脸的符号意义本身。而这一点正是所谓的“丑”的另一种可能。当然,吕燕的五官线条更偏激,也更极端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前段时间引起争议较大的Zara模特李静雯以及高其蓁也是一个例证。但放到另一个语境下,她们就都成了“不达标”的“丑女”,端正的架构与不够“标正”的五官线条之间的矛盾,构成可读性,也带来危险。不过也可以见得丑与美与辨识度只在一线之间,而这个界限在哪里,又是许多人一辈子追求的谜底。同时氧叔也觉得是谁、又是什么真正地被这几张面孔给冒犯到了呢?

  (李静雯与高其蓁)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此外,有些比例偏斜的比例也能挖掘出独特美感。可见于文艺片女主,像余男的肉欲唇、郝蕾的下垂嘴角、春夏的眉等,像猫的张曼玉以及《权力与游戏》里的“小玫瑰”,脱离人的比例,给她们带来动物的野性美与不可预料的性魅力。千娇百媚、动态生姿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(张曼玉)

  (小玫瑰)

  若以主流审美标准来评价这两张脸的话,是需要相当大一番的“重修再建”的。动完骨头轮廓,五官也得全来一遍。然后,就美了吗?值得思考。但展示即是认同,你看这些人物的眼神里都是一种姿态,即自如。能否与自己建立和谐友好的关系,才是美丑之上一层的探究,这关系到你向外界表达的一切。

五官很丑?你也有可能成为稀缺美人

  戴文青木说过一句话:”你美不美,跟你的脸没有太大关系。”氧叔认为,也许姿态与氛围与对自己的接纳才是完美自我的呈现。因为你的脸,没有任何要遵循的标准。如果有,那就是你自己本身。

  好啦,今天氧叔关于“丑与美与辨识度”的一些思考就分享到这里。